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

每周分享第 4 期

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

新聞

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

上周,Netflix 推出了互動式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你玩出幾星評價的結局呢?


《黑鏡:潘達斯奈基》是一部巧妙結合「互動式電影」、「多重結局」和「探討自由意志」要素的作品。
雖然新鮮有趣,但是個人認為互動式電影無法成為主流,理由有三:
  1. 製作成本高,而且破解的難度不高,盜版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2. 無法在電影院上映,少了一筆主要的收入來源。
  3. 觀賞體驗差,對於下班只想躺在沙發上、或是邊炒菜編追劇的小確幸來講,中斷 10 秒這個 MI(Movie Interface)MX(Movie Experience)不是很好。
而且互動式電影走到極致,其實就是被稱作「第九藝術」的電玩遊戲,這讓互動式電影的角色定位有如「有聲書」般尷尬。

電腦繪圖的虛擬角色已經可以亂真

回到《黑鏡:潘達斯奈基》的主題,也許人類並不存在什麼「自由意志」。
什麼叫自由意志?如果說我想要什麼就可以去追求什麼,那我就是自由的嗎?錯了,這不叫有自由意志。大猩猩、小狗和鸚鵡也可以想要什麼就去追求什麼,這沒什麼高級的,只不過是被慾望驅使。
實驗證明,人的慾望並不受意識控制,而是意識受慾望控制。
科學家用「功能性磁振造影」,觀察受驗者的大腦。結果發現,在受驗者做決定的幾百毫秒之前,在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要怎麼選擇之前,科學家就已經可以透過大腦成像圖,提前知道了他會怎麼選。
不但可以先一步「知道」你想幹什麼,還可以進一步「控制」你想幹什麼。
科學家在老鼠大腦中插入三個電極,然後實現了遙控指揮,讓牠直行、爬樓梯或繞著轉圈,怎麼都行,跟遙控玩具一樣。
這對老鼠太殘忍了?但是科學家控制的其實是老鼠的意願。你看到的是老鼠被遙控,而老鼠自己的感覺是想去哪就去哪,非常快樂。那麼,老鼠還有什麼「自由意志」可言呢?


許多科幻作品都在探討「機器人是否存在意識」的問題,例如《西方極樂園》和《銀翼殺手》。
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
反過來想,意識也許只是一種精神污染(函數副作用 Side effect),人類不屬於純函數(Pure Function)。

文摘

工程師的五個等級

身為一個喜歡科幻作品的理工男,文學作品的賞析對我來說一直都是罩門。
本周的《吳軍的谷歌方法論》 在介紹莎士比亞的《第十二夜》文中提到,文學家在創作上有三個層次:
  1. 編一個吸引人的故事(托爾金的《魔戒》、瓊瑤的小說)
  2. 反映出一個時代的特點和問題(海明威的《戰地鐘聲》)
  3. 通過對現實和一個時代的描寫,闡述作者自己心中的春秋大義。(雨果的《悲慘世界》、曹雪芹的《紅樓夢》)
其中「反映時代特點」剛好與《吳軍的硅谷來信》其中一篇《談文物的價值》不謀而合。
一般來講博物館收藏品的價值看三個:
  1. 文物性:重要歷史事件的見證,或者反映一個時期的文明水平,社會文化生活。(羅浮宮的《漢摩拉比法典》)
  2. 藝術性:不僅僅是以今日眼光評判是否漂亮,還要放回到歷史中看它們是否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如果同時二者具備就更珍貴。(達文西的《蒙娜麗莎》、米開朗基羅的《創世紀》)
  3. 稀缺性:一般越古老的越稀缺。有些年代雖然不算太長,但全世界剩不了幾個,也非常珍貴。再有名人們用過的東西,當然也就獨一無二了。(顧愷之的《女史箴圖》)

大英博物館的帕德嫩神廟《埃爾金石雕》,是古希臘藝術的巔峰之作(上面提到的三條它都滿足)。
大英博物館的《死者之書》也是同時具備文物性、藝術性和稀缺性的珍貴文物。

吳軍老師在《工程師和職業發展》一文中,仿照「朗道給物理學家分級」的方法,也將工程師分成了五個等級。分類的原則大致如下:
  • 能獨立解決問題,完成工程工作。
  • 能指導和帶領其他人一同完成更有影響力的工作。
  • 能獨立設計和實現產品,並且在市場上獲得成功。
  • 能設計和實現別人不能做出的產品,也就是說他的作用很難取代。(比爾蓋茲約翰卡馬克
  • 開創一個產業。(圖靈高德納

吳軍(Google 中日韓搜尋演算法創始人)給自己放在 2.5 級的位置,你自己處在哪一級呢?

本周圖片

為什麼人工智慧不可能取代人類

Vue.js 的作者尤雨溪最近在《vue 和 react 優點分別是什麼?》回覆之中,給出了一段話:
編程語言之間噴來噴去還少麼?大家都是圖靈完備,然而此之蜜糖,彼之砒霜。
好奇什麼是「圖靈完備」,查詢之後得到的簡答如下:
圖靈完備意味著你的語言可以做到模擬「圖靈機」能做到的所有事情,可以解決所有「可計算問題」。
圖靈不完備的語言常見原因有迴圈或遞迴受限(無法寫不終止的程式,如 while(true){};),無法實現類似 Array 或 List 這樣的資料結構。
這讓我想起《吳軍的硅谷來信》曾經給出下面這張圖,解釋為什麼人工智慧不可能取代人類:


至於什麼是「不可計算問題」?舉個例子:某個男生特別壞,在別人看來就是個渣男,但是你喜歡的女生偏偏就是特別喜歡他。這個問題就算放到 2049 年,Siri 也還是無法給出一個令你滿意的答案。

新奇

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只說一種語言該有多好

YouTuber 啾啾鞋在《世界語簡介》的影片中,分享了一套叫「世界語」的語言。
世界語是一套非常有邏輯、沒有例外,容易舉一反三的語言,只要記住基本單字和文法之後,就可以拼湊出想要表達的意思:
  • 一字一音,會念就會拼,會拼就會念。
  • 沒有複雜的動詞現在式、過去式和未來式規則。
  • 單字的結構簡單,由「字首、字根、字尾和詞類」組成。


詳細內容可以到啾啾鞋的影片中進一步暸解,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總結的部分,為什麼世界語沒能成為人類的統一語言呢?
任何有這種「團結所有人」想法的發明,都會面臨相同的問題。
以「網路」的出現為例,人們原本以為可以透過資訊的流通,讓世界變得無邊界,人類就可以大同。但是網路也更有效率地讓許多志同道合的人形成自己的意見同溫層,然後開始和敵對陣營互相吐口水。
蘇聯共產黨原本打算透過世界語的力量統一全國人民,結果反而造成自己的內鬥,並且最後被禁止使用。
如果想要全人類真的團結在一起的話,恐怕只有當外星人出現的時候,人類才能團結在一起。
團結的同時,其實就意味著排外。

圖片為《語言的淆亂》,背景是巴別塔(Tower of Babel)。

本周金句

除非違反物理定律,否則幾乎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
任何在我出生時已經有的科技,都是稀鬆平常的世界本來秩序的一部分。任何在我 15~35 歲之間誕生的科技,都是將會改變世界的革命性產物。任何在我 35 歲之後誕生的科技,都是違反自然規律,要遭天譴的。
―― 《銀河便車指南》科技三定律
每個人都有一個計劃,直到被一拳打到臉上。
―― 泰森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DevOps:持續整合&持續交付(Docker、CircleCI、AWS)

Factory pattern 工廠模式

Mock Server&契約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