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9的文章

向死而生

圖片
每周分享第 18 期 向死而生
HBO 當家美劇《權力遊戲》終於迎來了最終季,上周開始全球播映。 首集上線之後馬上就創造了 5,500 萬次的「盜版收視」。而相較於盜版來源,官方來源的收看總計也不過 1,740 萬名觀眾。 即便是在美國這種相對容易訴諸法律的國家,在非法收視排行榜上仍高居第三位。 雖然在台灣可以合法收看該影集,不過正版授權的版本都經過了「審查」,不少片段遭到刪剪,因此有些人反而轉向收看盜版的「完整版本」。 過去許多軟體開發商設計很多數位鎖,想要防止被盜版,但歷史證明都沒有用。開發數位鎖不但浪費了軟體開發商大筆的時間和金錢,最後鎖住的卻往往是有良心乖乖買正版的使用者。 — —《軟體如何賺錢?》 作為一個追劇近 10 年的死忠粉絲,一直不解為何劇組要將這部劇的標題命名為 Game of Thrones(權力遊戲),而不是原作小說的書名「冰與火之歌」?
「權力遊戲」其實最初只是《冰與火之歌》小說第一部的副標題(博客來
直到 2013 年的某一天,當時的《權力遊戲》還只停留在第三季的進度,我就被知乎這篇「《冰與火之歌》為什麼取名叫『冰與火之歌』?」的一則回答給驚豔住: A Son(瓊恩·雪諾)g of Ice(萊安娜·史塔克)and Fire(雷加·坦格利安)
從這張關係圖可以看出,瓊恩·雪諾與丹妮莉絲·坦格利安(姑姑)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神鵰俠侶」😂(來源) 要知道雪諾的身世之謎,可是一直到 2017 年第七季的最後一集《The Dragon and the Wolf》才被公諸於世。由此可見這個伏筆埋得之深,想必連劇組自己當初也沒想到。 所以相比之下,我其實是更喜歡「冰與火之歌」這組命名的。 但隨著知識的長進,接觸了更多人情世故之後,我漸漸能理解為什麼要叫《權力遊戲》。 撇除「電影要比小說更貼近大眾」這個理由之外,其實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類活動,都可以看作是一次次的「權力遊戲」。

最近讀了一本書,書名叫《有限與無限的遊戲》。書名中的「Games」除了可以翻「遊戲」之外,也可以譯作「博弈」。 那麼「有限與無限的博弈」是什麼意思呢? 本書作者把世界上所有的人類活動都看作是一次次的博弈。 其中大部分的活動是「有限」的博弈,小到…

為什麼靜香要嫁給大雄?

圖片
每周分享第 17 期 為什麼靜香要嫁給大雄?
2019 年可以說是 3DCG 動畫電影的一年,尤其是改編經典故事的作品。除了年初的《艾莉塔:戰鬥天使》之外,還有近期上映的《小飛象》,以及未來即將播出的《名偵探皮卡丘》和《獅子王》。 知名日本遊戲公司 SQUARE ENIX 日前宣布,《勇者鬥惡龍》系列也將推出 3DCG 動畫電影《勇者鬥惡龍 你的故事(暫譯)》。預定 8 月 2 日在日本上映。 身為一個 DQ 的粉絲,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興奮不已,覺得不吹一波對不起自己的情懷。

《勇者鬥惡龍 你的故事》是由過去同樣製作過 3DCG 動畫電影《STAND BY ME 哆啦A夢》的團隊負責操刀。

作為一個「小叮噹」漫畫時代的過來人,這裡順便科普一下《STAND BY ME 哆啦A夢》的故事,其實結合了多部原作中的經典劇情,例如《從未來之國千里迢迢而來》、《雪山上的浪漫史》、《大雄的結婚前夜》、《再見哆啦A夢》和《哆啦A夢回來了》等篇目。
我心目中的三大名場面,分別是《對奶奶的回憶》、《大雄的結婚前夜》和《再見哆啦A夢》 其中讀到《大雄的結婚前夜》時,我曾抱持「為什麼藤子不二雄要讓靜香嫁給大雄?」的疑問。直到這段「靜香與爸爸的對話」點醒了我: 靜香:「我很擔心,能不能好好地與大雄生活」 爸爸:「我認為你選擇大雄是正確的。大雄會為別人的幸福而高興,為別人的不幸而傷心。這對於一個人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 這在當時對於我的三觀產生了不小的衝擊,可以說一點也不亞於「為什麼井上雄彥不讓湘北拿冠軍?」的程度。
話題回到 DQ。說來也巧合,前陣子才剛好和同事聊起對於這系列的想法。基本上《勇者鬥惡龍》的正統系列我只玩過 4、5、6 和 9 代,其中前面三代因為故事有關聯,被合稱作「天空系列三部曲」,也是被跨平台重製或移植次數最多的一個系列。
經典的天空系列,分別是《DQ4 被引導的人們》、《DQ5 天空的新娘》和《DQ6 幻之大地》 如果只讓我推薦一款 DQ 給你,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 5 代《天空的新娘》。如果讓我選出心目中最棒的穿越故事,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告訴你是《天空的新娘》。 而這次的電影《勇者鬥…

我們與惡的距離

每周分享第 16 期我們與惡的距離 知名策略遊戲《文明帝國》有個被玩家吐槽的 Bug。遊戲中每位國家領導人皆擁有預設的「侵略指數」,而其中「和平主義者」甘地的預設數值為 1,這鮮明地反映了他在真實世界的人格特質:不挑起戰爭,不侵犯他國。然而,若玩家在遊戲中採取「民主政體」時,國家的侵略數值會自動下降 2 點。此時,甘地的數值會變為 -1。有趣的是,遊戲中並沒有注意到負數的判斷,導致該數字直接跳至最高的 255 點,聖雄也因此褪下和平外衣,瞬間化身為「核平主義者」。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寫「邊界測試」的重要性。 上周這篇《上帝擲骰子嗎?》一文中,我提到了幾位自己很嚮往的程式設計師,其中一位 Jeff Dean 就有朋友問我,他是誰?在 Google,如果你問最牛的工程師是誰,大家會告訴你是 Google 的大腦 — — 傑夫·迪恩(Jeff Dean)。他不但開創了雲計算時代,也是深度學習演算法的發明人。另外,如果問收入最高的工程師是誰,也是迪恩。他的收入比大部分 VP 要高很多。 最後,如果你問作為一個軟體工程師能走多遠,要是你能像迪恩那樣當上美國工程院院士,就可以寫程式一輩子。更多關於傑夫·迪恩的故事,請參見《吳軍的谷歌方法論》。 在西方,一座教堂蓋上百年是常有的事情,中間自然要更換很多建築師,等到教堂完工時,通常和最初的設計會有很大差別。建築大師高第為了保證「聖家堂」的設計思想不至於被後來的設計師改動,一反先建造內部的主體,再裝上外立面的做法,而是先從外立面開始建設,這樣後人就不會縮小教堂的規模了。 人們常說寫程式就像蓋房子,或許我們能從這些偉大的建築師之中,發掘出一些智慧來應用。 中研院院士胡佛曾經說道,民主選舉有三個層次:國家認同、憲政結構、基本政策。 美國沒有國家認同的問題,除非夏威夷想要「夏獨」。憲政結構也就是一個「聯邦制」。所以選舉最後要辯論的就只剩下是否加減稅、墮胎或同性戀是否合法化這些「基本政策」問題。 台灣的困境是,國家認同的問題還沒解決,每每選舉佔據新聞版面的都是統獨議題,甚至連…

上帝擲骰子嗎?

每周分享第 15 期上帝擲骰子嗎?下圖是 Reddit 論壇上的一位大神,把近一世紀前的「第五次索爾維會議」黑白照片給上色後的結果。 薛丁格、海森堡、狄拉克、波耳、普朗克、居禮夫人、愛因斯坦⋯⋯,近代物理學界的大人物幾乎都在這張照片了。(維基百科索爾維會議的全名是「索爾維國際物理學化學研究會」,是由企業家索爾維於 1912 年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創辦的一個學會。通過邀請世界著名的物理學家和化學家對前沿問題進行討論的會議。每三年舉辦一次。在物理學的發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當中最著名的一次索爾維會議是 1927 年召開的第五次索爾維會議。此次會議主題為「電子和光子」,世界上最主要的物理學家聚在一起討論量子理論。這次會議上最讓後世津津樂道的故事,當屬愛因斯坦波耳針對「不確定性原理」的鬥嘴橋段:愛因斯坦:「波耳,上帝從不擲骰子」波耳:「愛因斯坦,不要告訴上帝應該怎麼做」 參加「第五次索爾維會議」的 29 人中,有 17 人後來獲得了諾貝爾獎。這讓我想起 1992 年奧運會的籃球項目,美國隊第一次由 NBA 球星出征,號召了籃球世界最強的 12 個人,組成了這支籃球史上最傳奇的「夢幻隊」(Dream Team) 。 喬丹、皮朋、魔術強森、惡漢巴克利、海軍上將羅賓森、大鳥柏德、滑翔機崔斯勒、郵差馬龍⋯⋯,12 位成員中有 11 位後來進入了籃球名人堂。好奇之下,想說 IT 領域有沒有類似的群星合照?(例如 LinusJohn CarmackJeff Dean 等等⋯⋯) 查了一下,雖然算不上電腦科學家(敲程式的都不喜歡拍照?),但大概也是比較有名的合照,他們就是「PayPal 黑手黨」。 PayPal 黑手黨(PayPal Mafia)是指一群前 PayPal 員工。他們在離開 PayPal 再次創業建立的企業包括 Tesla、LinkedIn、YouTube 和 Yelp。其中的三個成員(包括馬斯克)後來都成為了億萬富翁。 PayPal 幫創立或參與投資的公司(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919303) PayPal 黑手黨是 20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