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 Wu

Amo Wu

台灣原生種程序猿/待過 4 年遊戲圈以及 2 年 SOHO 經驗的有機認證碼農/曾參與開發 8000 PCU 的 Web MMO RPG/比起 UX 更重視 DX/2016 年加入某新創線上教育平台成為前端攻城獅/AWS Certified SAA/INFJ-A

Hahow for Business 如何保護串流內容

Hahow for Business 如何保護串流內容

近來因疫情關係,不少 OTT 與線上教育等影音串流平台的流量急劇上升,本篇文章以 Hahow 為例,帶你了解隨選視訊背後的原理以及如何保護數位內容。 這篇文章會介紹 Hahow for Business 是如何透過 AWS CloudFront 的 Signed Cookies 機制來保護 HLS 格式的串流影片。 大綱前言什麼是 VOD?什麼是 HLS?如何保護串流內容?什麼是 Signed URLs/Cookies?結論前言六月初,Hahow for Business 上線了一個新功能:影片播放器開始提供不同解析度來源的切換選項。 其中「自動」的選項,可以根據使用者當前的網速,自動切換適配的解析度。 恰巧,Hahow for Business 自去年六月正式啟動以來,也剛好滿一年。 最初,為了能夠儘快投入市場試水溫,產品開發時程相對吃緊,

工程師的世界越複雜,你的世界就越簡單

工程師的世界越複雜,你的世界就越簡單

藝術家、科學家、發明家還有工匠,相比工程師有什麼不同之處? 前陣子,Redis 的作者 antirez 宣佈退出維護團隊。理由大致如下: 我寫程式是為了表達自己,我認為自己寫的東西是一件藝術品,而不僅僅是為了完成任務而寫的有用的東西。如果我寫的東西有用,那只是機緣巧合,因為我的首要目標是做出一些美的東西。我寧願被人記住是一個糟糕的藝術家,也不要是一個好的工程師。Redis 現在需要的,較多的是專案維護,而不是表達自己。這並不是我想做的。Today I'm stepping down as Redis leader and maintainer. I published a blog post about this:https://t.co/QQi34BuX4G Thanks Redis community, you have

無限環境(ㄧ)Netlify Deploy Previews

無限環境(ㄧ)Netlify Deploy Previews

大綱什麼是「無限環境」?什麼是 Netlify Deploy Previews?快速入門指南總結附錄參考資料什麼是「無限環境」?大家常用的 GitHub flow 其實有一個常常被忽略的重點 —— 合併前部署。 GitHub flow我自己在前端開發的 Code Review 上,常常碰到下列兩個問題: PR 合併、部署到 staging 或 production 環境之後,才發現程式碼有問題為了避免第一個問題發生,就必須先 checkout PR 到 local 環境,然後經過一系列繁瑣的步驟跑起來,最後才能開始驗收和測試為了解決上述問題,就需要引入無限環境的概念。 所謂的無限環境,就是自動將目前 PR 中的最新 commit,部署到一個臨時環境中,並返回該環境的 URL 網址。(如果口袋夠深的話,甚至可以部署每一個 commit 以方便比對。)[1]

全遠端工作

全遠端工作

原文標題:All Remote 原文網址:https://about.gitlab.com/company/culture/all-remote/ 原文作者:GitLabGitLab 是一間全遠端(All Remote)的公司,團隊成員遍布全球 50 多個國家。這裡介紹了一些 GitLab 的工作原理。 遠端工作宣言全遠端工作提倡: 從世界各地招聘和工作,而非從公司附近彈性工時優於固定工時通過寫下來記錄知識,而非口頭傳授建立流程,而非在職培訓公開分享資訊,而不是只告訴你該知道的開放每份文件供任何人編輯,而非自上而下的存取權限控制非同步通訊優於同步通訊重視工作結果,而非投入的工時正式的溝通管道優於非正式的溝通管道正式溝通管道&非正式溝通管道(來源)為何遠端?遠端工作並非一個需要克服的挑戰。而是一個明顯的商業優勢。—— Victor, Product Manager, GitLab從節省辦公空間的成本到提供員工日常生活的更大靈活性,完全遠端工作為組織及其員工提供了許多優勢。 但我們也體認到,並非所有人都適合成為一家完全遠端的公司。 以下是一些優點和缺點。 優點對於員工日常生活更彈性(小孩、父母、朋友、雜務、運動、

最後下班的人,先離職

最後下班的人,先離職

前陣子在書店架上看見一本書,書名是《最後下班的人,先離職》。 雖然標題有點殺人,但是翻了幾頁之後,還是勾起了我出社會之後第一份工作的一些回憶,那段總是最後一個關辦公室燈火的日子,雖然最後不是因為這個理由離職,但現在回想起來,真的不健康。 換了一份工作之後,開始注重起「時間管理」,學習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無限的任務。但是最近,有位同事過不了這個檻,離職了。 所以想藉著這篇文章,討論什麼樣的組織架構、人力配置、合作方式,才適合快速擴張中的新創公司。 為什麼常常加班?大部分的人認為,超時加班是公司或管理階層該解決的問題,但員工其實也是當事者之一。 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先掌握「為什麼常常加班?」的本質原因。 《圖解思考的本質》一書中,科學地分析了一個人常常加班的原因加班的理由通常可分成兩大項,首先是因為某些緣故,導致想下班也「無法下班」,其次是其實可以下班,卻「不下班」。 先就「無法下班」來思考。一般而言,會造成這種現象的理由可能包括「不能下班的氣氛」(例如最近很火的 996)、「工作做不完」

影響我一生的十大遊戲(一)

自 1989 年的平成元年算起,持續了約 30 年的「平成時代」已於今年 4 月畫下句點,5 月起由新年號「令和」正式接班。 日本遊戲媒體週刊ファミ通日前公布由讀者票選的「平成最佳遊戲」前三名經典作品。 來源:ファミ通.com拿下第一名的是 1995 年在 SFC(俗稱:超任)平台發售的《超時空之鑰》。本作受到 30 歲以上玩家(包括我)一致壓倒性支持,高票獲選。 來源:ヤフオク《超時空之鑰》是由 SQUARE(當時尚未合併 SQUARE ENIX)負責製作發行,《七龍珠》作者鳥山明、《勇者鬥惡龍》之父堀井雄二,以及《太空戰士》之父坂口博信聯手打造的夢幻級 RPG。

向死而生

向死而生

HBO 當家美劇《權力遊戲》終於迎來了最終季,在上周開始全球播映。 首集上線之後馬上就創造了 5,500 萬次的「盜版收視」。而相較於盜版來源,官方的收看來源總計也不過 1,740 萬名觀眾。 即便是在美國這種相對容易訴諸法律的國家,在非法收視排行榜上仍居第三位。 雖然在台灣可以合法收看該影集,但因為正版授權的版本都經過了「審查」,不少片段遭到刪剪,因此有些人轉向收看盜版的「完整版本」。 過去許多軟體開發商設計很多數位鎖,想要防止被盜版,但歷史證明都沒有用。開發數位鎖不但浪費了軟體開發商大筆的時間和金錢,最後鎖住的卻往往是有良心乖乖買正版的使用者。——《軟體如何賺錢?》作為一個追劇近 10 年的死忠粉絲,一直不解為何劇組要將這部劇的標題命名為 Game of Thrones(權力遊戲),而不是原作小說的書名「冰與火之歌」? 「權力遊戲」其實一開始只是《冰與火之歌》小說第一部的副標題直到 2013 年的某一天,當時《權力遊戲》的進度還只是在第三季的時候,我就被知乎這篇「《冰與火之歌》

為什麼靜香要嫁給大雄?

2019 年可以說是 3DCG 動畫電影的一年,尤其是改編經典故事的作品。除了年初的《艾莉塔:戰鬥天使》之外,還有近期上映的《小飛象》,以及未來即將播出的《名偵探皮卡丘》和《獅子王》。 知名日本遊戲公司 SQUARE ENIX 日前宣布,《勇者鬥惡龍》系列也將推出 3DCG 動畫電影《勇者鬥惡龍 你的故事(暫譯)》。預定 8 月 2 日在日本上映。 身為一個 DQ 的粉絲,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很興奮,覺得不吹一波對不起自己的情懷。 《勇者鬥惡龍 你的故事》是由過去同樣製作過 3DCG 動畫電影《STAND BY ME 哆啦A夢》的團隊負責。 作為一個從「小叮噹」漫畫時代開始看起的過來人,這裡順便科普一下《

我們與惡的距離

我們與惡的距離

知名策略遊戲《文明帝國》有個被玩家吐槽的 Bug。遊戲中每位國家領導人皆擁有預設的「侵略指數」,而其中「和平主義者」甘地的預設數值為 1,這鮮明地反映了他在真實世界的人格特質:不挑起戰爭,不侵犯他國。 然而,若玩家在遊戲中採取民主政體時,國家的侵略數值會自動下降 2 點。此時,甘地的數值會變為 -1。有趣的是,遊戲中並沒有注意到負數的判斷,導致該數字直接跳至最高的 255 點,聖雄也因此褪下和平外衣,瞬間化身為「核平主義者」! 這故事告訴我們寫「邊界測試」的重要性。 上周這篇《上帝擲骰子嗎?》一文中,我提到了幾位自己很嚮往的程式設計師,其中一位 Jeff Dean 有朋友問我,他是誰? 在 Google,如果你問最牛的工程師是誰,大家會告訴你是 Google 的大腦 —— 傑夫·迪恩(Jeff

上帝擲骰子嗎?

上帝擲骰子嗎?

下圖是 Reddit 論壇上的一位大神,把近一世紀前的「第五次索爾維會議」黑白照片給上色後的結果。 薛丁格、海森堡、狄拉克、波耳、普朗克、居禮夫人、愛因斯坦⋯⋯,各個都是物理學界的大人物。(維基百科)索爾維會議的全名是「索爾維國際物理學化學研究會」,是由企業家索爾維於 1912 年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創辦的一個學會。通過邀請世界著名的物理學家和化學家對前沿問題進行討論的會議。每三年舉辦一次。在物理學的發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當中最著名的一次索爾維會議是 1927 年召開的第五次索爾維會議。此次會議主題為「電子和光子」,世界上最主要的物理學家聚在一起討論量子理論。 這次會議上最令後世津津樂道的故事,當屬愛因斯坦和波耳針對「不確定性原理」的鬥嘴橋段: 愛因斯坦:「波耳,上帝從不擲骰子」 波耳:「愛因斯坦,不要告訴上帝應該怎麼做」參加這次「第五次索爾維會議」的 29 人中,有 17 人最後獲得了諾貝爾獎。 這讓我想起 1992 年奧運會的籃球項目,

Story of Your Life

《語言本能》本周閱讀 Steven Pinker「語言與人性四部曲」的《語言本能:探索人類語言進化的奧秘》時,提到了「沙皮爾-沃爾夫假說」。 沙皮爾-沃爾夫假說(Sapir–Whorf hypothesis)是一個關於人類語言的假說,由語言學家兼人類學家 Edward Sapir 及其學生 Benjamin Whorf 所提出,是一門心理學及語言學的假說。這項學說認為,人類的思考模式受到其使用語言的影響,因而對同一事物時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S-W Hypothesis 還可以分為強弱兩種,分別是 Linguistic relativity(語言相對論)和 Linguistic determinism(語言決定論)。前者認為,不同語言在結構上的差異,對認知過程有所影響的。譬如一個人認為彩虹有幾種顏色,是由他的母語有那些基本顏色的詞彙來決定的。後者則認為語言極大程度地決定了一個人的世界觀。譬如愛斯基摩人對於雪的認識遠超於其它母語的人,因為他們對於不同狀態的雪(地上的雪、正飄下的雪、堆積的雪、雪堆)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文摘《大賣空》《大賣空》(The Big Short)是一本由 Michael Lewis 所著,講述 2000 年代「泡沫經濟」題材的暢銷書籍。 賣空,也可以稱作「空頭」,是貫穿全書的一個核心概念。 說到「金融」這個詞,簡單一點的,股票、債券、基金,還有形形色色的理財產品;複雜一點的,結構性的資產證券化、衍生類的期權、期貨等等。但其實金融產品說白了,它就是一份「合約」。 只要是合約,就有買賣雙方:甲方和乙方。最多再有個經紀人:中間方。金融業說白了就是一個關於「風險和預測」的行業。能簽合約,通常說明雙方對一件事的風險和預測立場是不同的。覺得會漲的,我們就說他對未來「看多」,說他們是「多頭」;相反,

生き甲斐

生き甲斐

文摘《千面英雄》作者 Joseph Campbell 是美國著名的神話研究學者。他創造了一系列影響力極大的神話學巨作,其中《千面英雄》被好萊塢列為必讀書目,是眾多影視作品的靈感之源。以《星際大戰》導演 George Lucas 為代表的好萊塢導演,還有作家、藝術家和遊戲編劇們把它奉為神書。 通過《千面英雄》這本書,Joseph Campbell 提出了一個叫做「單一神話」的觀點。他認為古往今來的英雄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有著不同的面孔,這個英雄可以是耶穌、穆罕默德、佛陀,也可以是每個希望在人生旅程中接受考驗的獨立個體。 而英雄的成長都遵循著同樣的模式,需要經歷三個階段,包括啟程、啟蒙和回歸。Joseph Campbell 把這個模式總結為一套「英雄之旅」模型。 英雄之旅模式的啓程、啓蒙、歸來三部分,以及 17 個階段 https://zh.wikipedia.

Is reality really real?

物理學家主張他們的研究領域是最基礎的科學。畢竟生物學、工程學、化學等等都必須依賴物理學中的物質、能量和交互作用。 但美國科學家 Robert Lanza 認為,生物學才是宇宙的核心科學。他稱自己的理論為生物中心論(Biocentrism)。 以量子力學中著名的謎團「雙縫實驗」為例,朝屏幕上的兩道平行狹縫射出一束電子時,兩道狹縫的電子產生交互作用,形成干涉條紋。如果我們觀察電子穿過哪道狹縫,干涉條紋就不會出現,電子彷彿知道有人在觀察它們,而不再產生交互作用。 物理學家無法解答這個問題,但 Robert Lanza 認為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們的意識也是現實的一部份。」 相同邏輯也可套用在量子纏結上,粒子不論相隔多遠,它們的特定量子態都會保持連結。Robert Lanza 說:「它們其實無法在星系的兩端彼此連結,而是因為空間和時間都是我們意識的工具。」 NASA 哈伯太空望遠鏡拍攝的鷹星雲「創生之柱」,形似水熊蟲(維基百科)這讓我想起,科幻美劇《星際爭霸戰:發現號》第一次出現的「孢子驅動」技術,太空飛船可以透過某種外星生物的 DNA,

億萬年孤寂

億萬年孤寂

三皇五帝考古學上,鑑定文明的標準有三條: 城市(人口五千人以上)文字非居住用建築群(宗教、政治或經濟,例如:金字塔)如果不能同時符合這三條,就只能被稱作「神話時代」。 作為「四大古文明」之一的中華文明,其時間長度一直存在著爭議。西方學者只肯承認有甲骨文記載以後的 3000 年歷史(商朝),日本則是承認從夏朝開始的 4000 年歷史,而傳統中華文化圈的民間認知上,通常會從「三皇五帝」的神話時代開始算起,約有 5000 年歷史。 四大古文明分別是尼羅河流域的古埃及、兩河流域的巴比倫、印度河流域的古印度、黃河流域的中國(來源 https://www.quora.com/What-are-the-four-ancient-civilizations/answer/Varun-529)什麼是三「皇」五「帝」?中國古代對於皇、帝、王的區分是很明確的。 「皇」

除惡「勿」盡

新聞春節期間,除了「華航罷工」的新聞之外,另有一則「抽不出國運籤」吸引眾人目光。 南鯤鯓代天府抽國運籤,60 支籤都擲沒筊(芋傳媒)雖然網路上已經有人嘗試去解釋其機率的合理性,但是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來看,今年沒有「國運」這件事,還是有八卦價值的。 中華民國即將結束?台北市長柯文哲在《閱讀城市》節目上,透過「科學談政治」這個主題,提出了許多有趣的觀點。(細胞死亡、磁吸效應、草履蟲的生態競爭⋯⋯) 其中,柯 P 認為想搞懂兩岸與國際外交的人,一定要去研究「修昔底德陷阱」和「米洛斯對話」這兩篇故事。 修昔底德是古希臘的歷史學家, 著有《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一書,描述雅典與斯巴達之間的爭戰。 在談論美中貿易戰的時候,許多人會引用「修昔底德陷阱」來表示兩大強權之間必有一戰,但對台灣來說,最重要的不是美中終有一戰,而是自身該如何在強權中狹縫求生。 米洛斯是一個島國。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

古人有「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之説,認為最完美的人生境界就是在道德、文章及功業方面均有建樹,此為真「三不朽」。 據説在中國歷史上,只有兩個半人能達到三不朽境界,一個是儒家創始人孔子,另一個是明代著名思想家王陽明,還有剩下的半個是清朝中興名臣曾國藩。 本周讀了其中兩位的相關著作,分別是《王陽明:一切心法》和《曾國藩的正面與側面》,剛好可以分享心得。 《王陽明:一切心法》南宋理學家朱熹學問也大,為什麼沒有王陽明今天的地位呢?因為他只停留在思想家這個階段。 如果你的思想能夠用於你在現實世界當中建功立業,對我們這代人就意味著所謂的「成功學」,也就是自己的內心變化可以直接轉化為現世的利益和功勳。 作為三不朽代表人物之一的孔子,為什麼儒學很難出現在書架上,讓現代人感興趣呢? 過去的中國皇權,如果沒有世世代代的儒生不計生死,衝上去阻止皇帝幹壞事,那麼中國的皇權只會更加惡劣。 但是到了民國之後,因為皇權不在了,儒家的思想看起來就與成功學搭不上關係了,因為儒家追求的根本就不是成功。儒家追求的就兩樣東西,一個仁、一個義,誰跟你講利益?成功學在我這是要不到的。 王陽明的「心學」也是儒學的一個分支,它的目標和儒學是一致的,

暗淡藍點

新聞三條底線理論上周,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專訪中談到兩岸的時候,提出了一個「三條底線」理論。聽完之後覺得有趣,故整理之後分享上來。 八年前,美中台三方的底線分別如下: 美國的底線:台灣不能成為中共的軍事基地,突破第一島鏈。中國的底線:台灣不能法理上搞獨立,變更國旗和國號。台灣的底線:中共不可以實質上統治我,人民不希望發生戰爭。三條底線相交出,台灣在國際生存的空間。現在,因為美中對抗的關係,三方的底線有了變化: 美國:台灣應該要對中國再強硬一點中國:台灣應該表示將來願意統一台灣:人民無法接受兩岸一家親三條底線都向內縮的結果就是,台灣的空間越來越小。政治人物會越來越難做,因為拿到的考卷題目會越來越難。 考第一名的條件是,第二名考得比你差我們對政治人物的期望是不對的,不是誰當上總統,然後就突然天下太平了。國家之力量在國民全體,整個國家,如果每個國民都做好了,國家最後才會變好,如果國家的基礎結構不是很好,換誰當總統也一樣。 柯 P 提到,他最佩服的美國總統是雷根,聽說他晚年老年癡呆症,結果他還可以做得很好。這表示什麼,當總統不一定要很厲害,每一件事情都有人可以幫你處理。 歐美首長連任失敗的案例很少見。

殺雞用牛刀

為何會有公司願意花大錢在電視、地鐵、體育比賽投放廣告?如果無法透過「點擊率」追蹤「轉化率」,那這類廣告有何用? 告訴你有這麼一個品牌存在,否則剛出生的人再過幾年之後就不知道它的存在了。既然肯花大錢買廣告,表示很重視該產品,應該不會半途而廢,服務肯定不錯。你知道其他人肯定也看過這個廣告了,你買了這東西之後就有面子了。相比之下,網站或 App 類型的砸錢廣告好像比較少見,我認為《羅輯思維》在 2018 跨年演講中給出了理由。 互聯網公司要想上央視春晚,門檻是 DAU(每日活躍人數)超過一億,否則廣告出來的那一瞬間,你的伺服器就會掛掉。 有句話說,世界上最悲慘的事情是,錢花光了,人還在。 但是,世界上更悲慘的事是,花光自己的錢買廣告,搞掛了自己的產品,人還在。 法國藝術家 Bruno Catalano 創造了名為「旅客」的不完整雕像。最近聽了一本名叫《空雨衣》的書,

財神的精確度

財神的精確度新聞1、財神和前澤日本大型線上時裝購物網 Zozotown 創辦人前澤友作,因新年打破最快達 100 億日圓營業額紀錄,所以決定當個大撒幣(誤)在 Twitter 上抽選 100 名網友,每人 100 萬日圓的紅包。沒想到,這則推文吸引超過 500 萬名網友的轉推,打破「溫蒂漢堡」保持的 350 萬轉推數,成為 Twitter 有史以來最多人轉推的推文。 ZOZOTOWN新春セールが史上最速で取扱高100億円を先ほど突破!!日頃の感謝を込め、僕個人から100名様に100万円【総額1億円のお年玉】を現金でプレゼントします。応募方法は、僕をフォローいただいた上、このツイートをRTするだけ。受付は1/7まで。当選者には僕から直接DMします! #月に行くならお年玉 pic.twitter.com/cKQfPPbOI3 — Yusaku Maezawa (MZ) 前澤

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

新聞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上周,Netflix 推出了互動式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你玩出幾星評價的結局呢? 《黑鏡:潘達斯奈基》是一部巧妙結合「互動式電影」、「多重結局」和「探討自由意志」要素的作品。 雖然新鮮有趣,但是個人認為互動式電影無法成為主流,理由有三: 製作成本高,而且破解的難度不高,盜版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無法在電影院上映,少了一筆主要的收入來源。觀賞體驗差,對於下班只想躺在沙發上、或是邊炒菜編追劇的小確幸來講,中斷 10 秒這個 MI(Movie Interface)MX(Movie Experience)不是很好。而且互動式電影走到極致,其實就是被稱作「第九藝術」的電玩遊戲,這讓互動式電影的角色定位有如「有聲書」般尷尬。 電腦繪圖的虛擬角色已經可以亂真回到《黑鏡:潘達斯奈基》的主題,

我們從哪裡來?我們要往哪裡去?

新聞如果你想年底被公司開除,可以考慮使用 Ant Design雖然馬上就要迎接 2019 跨年,街頭仍然瀰漫著濃厚的聖誕節氣氛。 不同於台灣,中國近來因為「中美貿易戰」的關係,不少地方政府開始強烈「抵制洋節」,除了北京、上海等主要城市,很多地方都禁止公共場所懸掛帶有聖誕節氣氛的裝飾物品或擺放聖誕樹。此外,許多教會所舉辦的平安夜彌撒活動也受到衝擊。 圖片來自《Christmas continues to catch on in China》,如今看來標題格外諷刺。然而,這周的 IT 圈也不寧靜,牽扯上了一則相關新聞: 開源 UI 框架 Ant Design 在未告知開發者的情況下,自動在前端頁面開啟聖誕節彩蛋,導致前端工程師被公司開除。 antd 會在 12 月 25 日當天預設給所有的按鈕添加積雪效果,真的是雪上加霜。來自 GitHub 的其中一位苦主。

陽光、大地與詩歌

新聞美國總統川普於 18 日正式下令成立「太空司令部」,這將成為美軍在陸軍、海軍、陸戰隊和空軍之外的另一支全新軍種。 人類距離《太空無垠》劇中的星際戰爭已經不遠了?回顧美國一路走到今天世界霸權的地位,「昭昭天命」這個美式擴張主義的「天命論」起了很大的作用。 昭昭天命是美國對西向擴充運動的一種辯解或理由;又或者是一種促發其進程的意識形態或學說。從建國開始前的迫害印地安人、吞併德克薩斯共和國,一直到介入北美洲以外事務,美國人認定國家的擴張是神的安排,拓展疆域是美國對這個世界的使命。 太空司令部成立之後,美國下一步打算將野心延伸向地球圈外。 圖為《美利堅向前行》,象徵天使帶著「文明」與拓荒者一同西行。印地安人逃入前方的黑暗中。作為緊追在後的第二強權,中國今年恰逢改革開放 40 週年,同樣也有一套屬於自己的天命論,那就是「天下觀」。 以清代《康熙皇輿全覽圖》為例,台灣、外蒙古、外東北與庫頁島、北朝鮮與南韓,都是中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最近「來自中國台灣」事件鬧得沸沸揚揚,類似議題總是在兩岸爭論不休。 反倒是《

透過寫作永生於人間

前言轉眼 2018 就要結束了,每年這個時候,總是充滿了焦慮的心情,感覺好像還有很多目標沒有完成。 其中之一就是文章的產出極低。 所以想趁著這個機會,效仿阮一峰的《每周分享》系列,總結一下每周看到的知識,並將之轉化成值得分享的心得文章。 新聞平成最後的漢字日本天皇明年就要退位了,所以今年可以看到很多掛上「平成最後的〇〇」的梗。 京都的清水寺每年都會總結出一個代表日本的漢字,今年選出的是「災」這個字。 豪雪、豪雨、酷暑、強颱、地震再加上瘟疫,日本今年經歷了一系列的自然災害。 巧的是,我今年十月曾經眼皮跳了將近一個月左右,接著身邊就陸續發生了一些不幸的憾事。 民間流傳著一句「左眼跳財、右眼跳災」。最近剛三刷完《星際效應》之後,突然覺得好像可以解釋這種現象,該不會是有老祖先正在諾蘭的五維空間之中撥動弦,想要傳達些什麼訊息給我?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我眼皮是跳在左眼⋯⋯,所以,財呢? 文摘我們將毀於我們所熱愛的東西本周,我聽了一本經典的反烏托邦科幻小說,《美麗新世界》。 聽完之後,我對社會主義有了重新的思考。 故事中的未來社會,人類皆透過人工授精、